欢迎光临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网站!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业务查询
中队链接
  • 交管理部门通讯录
  • 114查询
  • 万年历查询
  • 火车时刻表
临池学书 当前位置:主页 > 临池学书 >

追究非法拆迁人背后雇主责任才是解决暴力根本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18 04:01 点击:
最新社会资讯,近日,因不同意拆迁公司的补偿条件,一群年轻人冲进九江市庐山区虞河乡山湖村万先生家,不由分说就对他们全家人进行毒打,包括80岁高龄的万先生母亲也被打得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右脸颊被打得鲜血淋漓,还不时呕吐。除了打人,这些人还把万先生养的近百头猪赶跑,事后只找回11头。虞河…

最新社会资讯,近日,因不同意拆迁公司的补偿条件,一群年轻人冲进九江市庐山区虞河乡山湖村万先生家,不由分说就对他们全家人进行毒打,包括80岁高龄的万先生母亲也被打得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右脸颊被打得鲜血淋漓,还不时呕吐。除了打人,这些人还把万先生养的近百头猪赶跑,事后只找回11头。虞河乡政府回应称,打人者系拆迁公司的人,他们是庐山区房管局委托的,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

众所周知,凭着有组织的暴力以公然伤害人身或损害财物方式实现活动目的,是一种民愤极大、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的行为,乃至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惯用手段和本质特征。不对其进行严厉打击,就必然使正常秩序被破坏而使社会回复到凭着拳头和强力说话的丛林状态。然而,在必须对拆迁公司的这些施暴者与负责人进行治安处罚乃至追究刑事责任之外,让人不能不思考的是:拆迁公司不过是受雇用提供拆迁劳务者,他们的业务本来不过是对交付的建筑物进行拆除,本来与被拆迁人打不着交道的,那不过是征收人、处罚人的事。那么,拆迁公司为何不惜以违法甚至犯罪方式从事本不属于自己业务的活动呢?

毫无疑问,这是接受了征收人、处罚人或其他相关人的委托或授意。如果没有相关委托或指使,拆迁公司不会进行强夺建筑物的活动,也没有活动目标,所以他们从事这种活动背后必有指使者。不用说,如果相关人直接从背后指使拆迁公司以非法方式对建筑物进行强占强拆,无疑要对非法活动承担责任。但是,如果像庐山区房管局这样,把包括强占建筑物的行为也随着拆除活动一块委托出去,而不直接参与非法活动的策划和其他幕后工作,甚至还可能“告诫”拆迁公司不要采取非法方式进行强拆,是否就没有责任了呢?

那显然也是摆脱不了的。毕竟,与属于民事活动的单纯拆迁业务不同,无论是对合法建筑物的征收还是对违章建筑的拆除,都是一种强制性公权力活动,是属于相关行政主体的职权行为,私人与非公权力组织是无权实施的。为避免强权的滥用造成危害社会的后果,国家和法律对强制性权力活动与手段是进行严格规范和配备的。别说是私人与非权力组织不能享有,即使像房管局这样一些行政机构也往往不拥有强制拆除手段和措施,而是在对相对人尽到说服教育职责无效后,可以向拥有强制执行权的国家机关申请强制执行。这也根本决定了,正当的拆迁活动应当是拆迁权人通过权力行为把建筑物征收完毕或占取的情况下,再交由拆迁公司实施拆迁,而不是直接让其从被拆迁人手里强夺强拆,不能将其运用强力占取拆迁标的的权力活动也委托给拆迁公司。

本来,人民就是为了消除各自为政的野蛮状态而成立国家和政府的。在国家与政府存在的情况下,他们是唯一的暴力垄断者,其外的任何组织与个人都没有拥有和使用暴力的权力。所以对于这种被拆迁人不自觉履行征收拆迁义务且说服教育无果的情况,只能由行政主体或相关国家机关严格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将征收或拆除标的置于其控制下再进行处理,绝不能将这种通过采取暴力手段才可能占取拆迁目标的活动委托给拆迁公司或其他任何组织与个人。任何委托暴力活动的行为,都是对受托人拥有暴力手段的承认或默许,都与国家垄断暴力的根本宗旨相违背,必然是非法的、无效的。委托人必须为其非法委托行为负责,承担委托活动中的事故责任。所以,庐山区房管局必须为其非法委托行为承担责任,在追究拆迁公司相关人员的责任的同时,不能落下房管局相关人员的责任。

只有追究非法拆迁人背后的雇主责任,而不是让那些直接施暴者当替罪羊了事,才能使本就是出于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担当起职责,才会有效遏制住当前频频发生的非伤即亡的暴力征收拆迁事件。而且,依法执法本就是行政机关的天然职责,他们也应当不辜负人民期望正大光明地履行起职责,而不能为了避免与被征收拆迁人之间发生矛盾冲突就私下把职责转给开发商或拆迁公司。可以说,如果不能通过严格追责刹住这种征收机关或处罚机构自己不履行职责而将其非法委托的不正之风,必然在造就非法暴力组织而为害社会的同时,也使行政机关自己失去公信力。进行征收拆迁时,不能不引以为戒。

更多关注

太原代办商标注册



(资讯责编:任波 

)